藝術家

中學同學大聚會,在母校九龍華仁書院舉行,很多神父、老師和舊生出席。
音樂老師李德君先生退休多年,雖拄着手杖,但精神奕奕。初中上音樂課,我的年紀尚小,只覺李老師很特別,卻又說不出為何有這種感覺。畢業後才想起,老師散發着一股藝術家的氣質。
我跟老師握手,估計他記不起我。我報上姓名,老師微笑問:「你的長笛吹成怎樣?」
原來老師也有看這個專欄。
「最困難是拍子。」我答道。
老師皺皺眉說:「拍子不難。」並即場以指揮家的手勢,一臉認真地教我打拍子,引來不少同學圍觀。
我尷尬地向大家解釋:「以往上課,我不夠用心,現在補習。」
我問老師在哪裏學音樂,老師告訴我,戰後生活艱難,白天當文員,晚上努力進修,考獲聲樂和樂理八級,才做音樂老師。
「鋼琴呢?」我追問。老師彈得一手好鋼琴。
「沒有人教,依書自學。」老師回答。
上音樂課時,老師教我們唱多國名曲,一班四十二人,總有些頑皮的同學搗蛋,偶然包括我,但老師從不嚴責。事隔數十年,我向老師賠罪,老師說:「音樂非人人喜歡,不能勉強。」
老師還說了一段往事。有一年,他覺得樂理應該教授,卻不必考試,因為音樂是藝術薰陶,不是一個分數。他走去問副校長取消樂理考試好不好,副校長說:「當然好!讀書的時候,我最怕看五線譜。」

02/09/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請你給我意見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叮 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