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囑

中學同學大聚會前三周,發起人在網上收集舊照,打算製成光碟送給參加者。余本良老師提供了一些二十多年前學生寄給他的相片,其中一幅是兩個同學和我在大一暑假於西湖邊騎自行車。如果老師不重視這些相片,不會保存至今。
余老師是我中五至中七的化學老師,學科知識淵博,上課用心,表達能力強。在我的求學生涯裏,他是最出色的老師。
聚會中跟余老師相遇,他想和我握手,我忍不住擁抱了他一下。這個道謝的擁抱,遲了二十多年。
余老師退休後,搬到新界過田園生活。我問他種了甚麼,他回答說:「早幾年還有種蔬菜,現在老了,沒有主動種。」
「沒有『主動種』?」我問:「難道有『被動種』嗎?」
余老師笑道:「原有的果樹,例如龍眼,不用怎樣打理也有收穫。」
中七那年,余老師是我們的班主任。學校旅行,他和我們提早一天出發,去長洲宿營。大家一起談天,一起唱歌,一起吃宵夜。他深受學生愛戴,非全因教學出色。
聚會結束,我說送余老師回家,他起初不答應,我堅持:「順道嘛。」余老師才同意。
坐在車上,余老師發現我其實住在香港島,而他的家在新界西,他擔心地說:「你回到家,將很晚了。」
我告訴他,平日早上十時才開工,習慣遲睡。老師溫言相勸:「太晚睡覺,有損健康,還是早點上床好。」
老師的語調,就像一個父親叮囑孩子保重身體,儘管這個孩子已做了醫生。

03/09/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藝術家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藝術電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