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 了

星期一黃昏,母親對我說她發燒,渾身不舒服。我回家看她,問甚麼時候發病,她答是星期天早晨。
「為何不早點告訴我?」我問。
「你一星期才得一天假期,我怕影響你的節目。」母親事事為孩子着想。
母親八十多歲,身體雖然不錯,但老人連續兩天發燒還是教人擔憂的。我詳細地問病史,再為她檢查,看看手錶,藥房還未關門,叫姊姊立刻跑去買藥。
「以後患病,」我正色地道:「不許那麼遲才說出來。老人易生併發症,細菌入血便大件事了。」
母親定睛看着我,大概從未見過我如此嚴肅。
返回自己的家,洗個澡,讀了點書,便上床睡覺。我通常一覺睡至天明,但那夜醒了好幾次,每次都是想着母親的情況。
早上起來,致電母親,她說半夜還在發燒,我立刻想到最壞的可能,建議做些化驗,她卻反過來提醒我:「才吃了兩劑藥。就算是特效藥,也不是立刻見效吧!」
說的也是。
下了班,又去看母親,燒已退卻,人也精神了。
母親瞄瞄我,問:「為甚麼你好像不大精神?」
「昨夜睡不香。」我答道。
她沉默片刻,然後道:「小時候,你每次發燒,晚上必哭個不停。唯一止哭的方法,就是我抱着你,在廳中來回踱步;次天你好了,我累了。」
母親微微在笑,我的心中泛起暖意,相信母親也是一樣。 

18/11/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沒有答案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大智若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