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答案

以往在公營機構工作,一位同事曾問我:「醫生態度欠佳時,病人可以投訴;病人無理取鬧時,為甚麼沒有渠道讓醫生投訴?」
我沒有答案。
轉到私營體系,病人和醫生的關係好得多。一來每個病人的診症時間較充裕;二來不喜歡我的病人不會回頭,在自由市場,病人可選擇合適的醫生。
話雖如此,還是會遇上棘手個案。去年,一個病人來看我,說:「我的情況很複雜,有七個毛病。」
我耐心地讓他陳述,間中稍作引導,以免把時間浪費在枝節上。
聽完病史,我為他檢查,再講解病情,最後寫藥單,花了半小時。
其實他還有一個毛病,我提示:「你有否察覺自己的情緒比較緊張?」
「我沒有精神病!」他高聲地說。
初次見面,醫生和病人的關係未穩固,我沒有跟他爭辯,打算留待下次再處理。我建議他一星期後複診。
誰知次天早晨他就回來了。他把所有藥物大力擲在桌上,不滿地道:「沒有效。」
我看看藥物,有些不曾打開。我問:「有服藥嗎?」
「不用服也知道沒有效。」他回答。
「怎知道?」我出奇地問。
「因為昨天你沒有讓我把話完整地說一遍,所以診斷必定錯。」
我很同情他,但我知道自己沒有能力應付這個病人。看着他帶着第八個毛病離開診症室,心裏很不舒服。他的人生將會怎樣?我沒有答案。 

13/11/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成 果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病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