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的工作

黃昏最後一個病人,是個實習醫生,他捧着吃到一半的漢堡包、薯條、蘋果批和汽水進來。
診治後,我好奇地問:「在趕時間嗎?」
原來這天他要值班,同事義務頂替一個半小時,讓他來看醫生。他得匆匆吃飽,回去再拼。
「壓力很大呀!」他訴苦。
「實習的確辛苦,」我說:「但壓力不算大。明年你當註冊醫生,壓力才大。」
「是麼?」他頗疑惑。
理論上,實習醫生負的責任很小,因為還不是正式醫生,若做錯事,法律責任歸督導他的註冊醫生;因此,第一年當註冊醫生,經驗尚淺,還要監察比自己經驗更淺的實習醫生,壓力可想而知。
「工作表現如何?」我問。
「唉,」他嘆道:「大佬常常罵我粗心大意。一個病房幾十件事情同時發生,顧得一件就理不到另一件。」
「人的精力有限,」我跟他分享經驗:「必須懂得辨別緩急。重要的工作做到最好,其他七、八十分就可以了。」
「做醫生太辛苦了。」他搖搖頭說。
我告訴他,每天接觸不同職業的病人,有律師、工程師、老師、會計師、設計師等等,沒有一份工作是輕鬆的。
「區醫生,」他笑道:「我知道你是專欄作家,做作家應該很輕鬆吧。」
如果他知道這篇稿寫於凌晨一時,他一定不會那麼說。
實習醫生有權犯任何錯。談話完畢,他走到外面等拿藥,漢堡包、薯條、蘋果批和汽水統統留在我的辦公桌上。

20/11/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大智若愚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不敢投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