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 題

久不久出席一些社交場合,新認識的朋友知道我是醫生,便以各種疾病作話題,或許他們是出於好意,以為「投其所好」。
其實醫生看了一整天病人,下班後,通常都不想討論工作。
禮貌地回答了數個醫學問題,我婉轉地道:「放了工,就不是醫生,說說別的事情吧。」
「但我還有好些毛病想向你請教!」偶有不識趣的人繼續糾纏。
我不作聲。他便問:「那麼你想談甚麼?」
「選擇眾多,」我舉例:「譬如超人甲和超人乙以光速向着同一方向飛,為甚麼甲會覺得乙比自己飛得快,乙又覺得甲比自己飛得快?」
「甚麼?」他給我弄得糊塗了。
「這是相對論的妙趣,」我解釋:「原來光速對任何一個觀察者都是不變的……」
「對不起,那邊有朋友等我。」他打斷我的話,急步走開,大概認為我不識趣。
我曾在普通科門診工作,鄰房的張醫生高大英俊,無數女病人慕名而來。一個中年女人每天都看張醫生,每天都有新病症。
「她來了三十多次,」午飯時我對張醫生說:「我估計她希望以病症作話題,吸引你注意。」
「今天早上,」張醫生淡然地道:「我給她找到了出路。」
「甚麼出路?」
「我跟她說,一個人不可能同時患上三十幾種病。」張醫生答道:「我寫了封轉介信,着她看精神科。」

16/12/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讀書的方法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化 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