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渴求

這夜,和兩個朋友來到維多利亞公園。
人比往常多。八時正走出地車站,進不了硬地主場,連草地也沒有空間,我們只能站在通道的一旁。
找不到理想位置,反而感到安慰;人心不死,大家都抱着相同的盼望。
抬頭看,圓月掛天。月球本身不會發光,太陽光射到月球,月球把光線反射到地球,我們才看見月光。一支蠟燭很微弱,但十八萬點燭光合起來,照道理也能射到月球,再反射到天安門廣場吧。
人群中,有位老伯伯帶着助聽器,拄着枴杖,倚樹而立。我不禁想,他能支持多久?為甚麼那麼辛苦,他還要來?
一個穿校服的中學女生,大概是因為太擠擁,面青唇白,頹然坐在救護站,工作人員給她搖扇。過了一會兒,她好轉了,重投集會。
一對年輕父母帶着四歲的女兒參加集會。女兒顯得有些迷茫,母親蹲下來,在女兒耳邊講解,女兒邊聽邊點頭。
轉身看看後面的人,有兩張臉孔是我認識的,都是我的病人,一個是地盤工人,另一個是銀行家。人與人,總有共通點。
默哀時,我祈求上蒼接納所有善良的靈魂,進入永恆的樂土。
你或會問:「集會有實際作用嗎?」我不曾細心研究,但我相信,每年的燭光集會,不是一個節目,不是一個習慣,而是一種對公義的渴求。

08/06/2012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設計師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屢戰屢敗仍快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