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和幾個同行吃飯,其中一個是已退休的老醫生。喝完湯,但見老醫生不斷吃熬湯的雪耳,我問:「很喜歡雪耳嗎?」
「不喜歡,」老醫生答道:「但雪耳補腎。」
我頗意外,直問:「上個月你不是說,最大願望是早日平平靜靜地歸西嗎?你如此注重健康,怎會死?」
老醫生眨眨眼道:「做人真矛盾啊!」說完繼續吞雪耳。
晚上跟母親閒聊,我問:「甚麼時候給父親掃墓?」
「下個月吧。」母親道。
「如果不去掃墓,你猜父親會怎樣?」我又問。
「他在陰間便沒有錢用,也沒有東西吃。」母親理所當然地說。
「父親十分能幹,」我說:「他可以自食其力,在陰間找工作。」
「陰間哪裏有工作?」母親問。
「應該有的,」我按母親的信念推論:「陰間有金錢流通,既然有鬼魂買東西,自然有鬼魂賣東西,父親可以當售貨員。」
「說的也是。」母親點點頭。
過了片刻,母親又惆悵起來。我問所為何事,她說:「人死了,其實要等多久才會投胎呢?」
這個問題可難倒我了。
「如果他已投胎,」母親續道:「我們年年拜祭,豈不是很無謂?」

18/10/2012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愛美的風險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拯 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