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 救

有次和舊同學吃火鍋,菜館的食材十分新鮮,伙計送上六隻鮑魚,每隻都在蠕動。
一鍋清湯沸騰,可以想像,待會鮑魚掉進去,必定很痛。我不信佛,但也覺吃肉其實極之暴戾。
我對眾人說:「如果將來外星人侵襲地球,把我們當作飽魚來吃,我們不得埋怨。」
一個舊同學低吟:「今夕鮑魚歸我肚,他朝我們也相同。」
上星期,跟另外幾個朋友到南丫島吃海鮮,當中一個叫碧琪,信佛的。我問碧琪:「信佛也可以吃海鮮嗎?」
「不可以,」碧琪答道:「但人性軟弱,不能一步到位。慢慢來吧,我現在做到一半日子吃素。」
說得有道理,正如我是天主教徒,也不能完全跟隨耶穌的教導,愛人如己。走向至善,總有一個過程。
一個朋友說:「去挑海鮮。」
碧琪不肯去,她認為挑海鮮是直接殺生,罪惡感太重,承受不來。
「吃海鮮就不算直接殺生嗎?」我問。
「吃的時候,」碧琪自我安慰道:「牠們已死了。」
我另有想法,反正是殺生,如果殺了一些不好吃的,更加不值。我於是拉碧琪去海鮮檔。
「你想怎樣?」碧琪高聲問。
「這裏有十五種海鮮,」我說:「現在讓你『拯救』十種,你選的,我們就不買。」

19/10/2012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矛 盾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兩母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