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紛飛

那年,也是在這個季節,你和我一起飛到北方。
「我們是否很儍?」我問你:「冬天,還專程來到比香港更冷的國度。」
「你喜歡賞雪嘛。」你答道。
我頗抱歉。那時候,你的身體已不大好。
我們坐在一家咖啡店,看着窗外漫天飄雪。天是白茫茫,地是白茫茫,我無言。
「在想甚麼?」你問。
「人生真奇妙,」我緩緩地道:「茫茫人海中,我們竟能相遇,現在還坐在一家不知名的店子看雪。」
你笑了。
吃過鬆餅,喝完咖啡,身子和暖了許多。你提議到外面走走,我說好。
街上無人,白雪像一張無瑕的地毯,恭迎遠道而來的客人。
走了十分鐘,我問:「冷不冷?」
你打了個寒噤,咬緊牙根道:「不冷,還可多走一會兒。」
「我很冷,回去吧。」我堅持。
我們又回到咖啡店,點了些食物。老闆娘十分高興。
窗外的雪地上,留下了我們的足印。
「或許這是最後一次陪你賞雪,」你低聲道:「下次你再來,地上只會有一行足印。」
雪花紛飛。
很多年後,我獨自看着雪地上的一行足印,想起了你。我沒有難過,雖然地上只有一行足印,但我知道我不是獨自走。

28/12/2012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診症上下集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奉 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