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配的身體

每次她來看我,我都會問上天:「為甚麼要給她一條這麼難走的道路?」
她的遺傳基因是男性,身份證也是男性,但她的外表,比許多女人更女性化。
她是家中獨子,父母都是傳統的人,沒法接受她。
母親愛子心切,經常為了衣着問題而跟她吵架。她對着本性慈祥的母親,感到無比心痛。
父親好像已放棄了她,不瞅不睬,儘管她還深深地記着,小時候父親和她在公園捉迷藏、吃冰棒、放風箏的情景。
她不明白錯在哪裏,她不過是依從自然傾向生活。
中學畢業後,她曾在貿易公司當文員,雖勤奮工作,但常遭同事嘲笑。那年經濟不景,公司裁員,她在名單中排第一。失業後,她努力申請職位,一次面試中,老闆困惑地道:「我們公司有一個男廁和一個女廁,如果聘用你,我不知道該讓你去男廁還是女廁。」
不獲家人接納,不受同事歡迎,她十分孤單。
她因別的毛病來看我,診症後,我向她做了一個後來我也覺得很愚蠢的建議:「既然不能改變父母的想法,你能否遷就他們,在他們面前作男性裝扮?」
她看着我,緩緩地說:「區醫生,如果家人迫你穿女人的衣服上街,你會自在嗎?我不是要對着幹,我只想做回真正的自己。」
跨性別人士的道路艱辛,我們若不打算雪中送炭,至少不應落井下石。

22/02/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選 擇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不必放大罪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