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 擇

年初一,我提着大包小包,向一位老教授拜年。
「來坐坐就好了,」老教授道:「何必那麼客氣?」
我拿出三份禮物,說:「這裏有一盒曲奇餅、一盒巧克力和一瓶蜂蜜,不是全給你的,請你挑一件。」
「哪裏有人會這樣送禮物?」老教授嘀咕,選了蜂蜜。
「這個方法較容易讓人得到合用的東西。」我解釋。
「誰教你的?」
「在大學時,」我答道:「是你教我們,如果一種疾病有三個方法醫治,我們應向病人解釋每個方法的利弊,然後從中選擇。」
「那是行醫之道,不是送禮之道。」老教授頓了一頓,續說:「樂民,你在學生中,不是最聰明的一個,但你確是與眾不同。」
我不肯定那是褒還是貶,但我樂觀地相信是前者吧。
現在我當醫生,習慣把可行的方法告訴病人,讓他們選擇;我總覺得,病人的身體是屬於病人,不應一切由醫生決定。
偶然卻會碰釘子。上個月,一位老先生說:「區醫生,我來看你,就是相信你的專業判斷。你怎會反過來叫我選擇治療方案呢?」
既然他想我作主,我便誠懇地道:「如果你是我的爸爸,我會建議你用方案甲,而不是方案乙。」
老先生也不是完全被動,他的心思縝密,想了想,追問:「你和爸爸的關係好不好?」

21/02/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善用時間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錯配的身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