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於引路

中四那年,我立志要麼做醫生,要麼做中學老師。結果,我做了前者。
那個年紀,目光窄;長大後,才知道世上有許多職業,我都可以勝任,而且會做得快樂。
我的方向感十分差,經常迷路,不時向警察或路人求助。經常迷路亦有好處,就算迷了路,也不慌張,習慣成自然嘛。
在街上,偶然有人向我問路,而我又懂得的,便會很開心,正如廣東人說:「終於威番一次!」
若時間許可,我不單告訴對方怎樣走,更會和他一起走到目的地。當然,這種機緣不多,不是我沒有時間,而是我知道的地方太少。
有甚麼職業能滿足我的渴求呢?電影院帶位員是也。觀眾少的時候,可直接引路;觀眾多的時候,看看門票,然後用電筒射向正確的座位,很權威。
這天和朋友去旺角買網球拍,一個老婆婆問我倫敦大酒樓在哪裏,我們於是領她前往。途中,老婆婆熱情地告訴我,她是從新界出來,參加外孫的婚宴。邊說邊走,不久便到達了,老婆婆很有禮貌地微微鞠躬,我揮手跟她道別。
「做了好事,」朋友問我:「為何你顯得悶悶不樂?」
「有否聽到老婆婆第一句話是甚麼?」我反問。
「甚麼?」
我嘆一口氣道:「老婆婆問:『請問倫敦大酒樓怎樣去呢?大叔。』」
大叔!

28/03/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危險的問題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舊愛對新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