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似

我的右膝傷了一星期,傷口雖有進步,但未痊癒,走路時一拐一拐的,比螞蟻還要慢,但比蝸牛快。
星期天,留在家裏休息,三叔忽然來電求救:「右腳跟很痛。」他描述得甚仔細,單是聽病史,已可斷定為跟腱炎。
我驅車到他的家,擲下數粒藥丸,道:「每日兩次,每次一粒,餐後服。」
「雖然我不打算付診金,」三叔投訴:「但你應檢查一下嘛。」
說的也是。我認真地研究,揑揑按按,又搖動他的足踝,以找出痛點,再思索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地說:「是跟腱炎,要吃藥丸,每日兩次,每次一粒,餐後服。」
三叔向睡房大叫:「樂民一場來到,沒有甚麼招呼他,我和他去吃糖水。」
三嬸正在午睡,說不去了。
在十字路口,三叔碰到一個多年不見的舊同事。他和我點點頭,問三叔:「這是你的家人嗎?」
「我的姪兒。」三叔答道。
「兩叔姪很相似。」
「不是吧!」我抗議:「他又肥又矮。」
三叔只是笑。
「你們的眼睛和鼻都相似。」三叔的舊同事嘗試解釋。
「何止眼睛和鼻,」三叔道:「你看,我們走路的姿勢也是一樣,一拐一拐的。」

25/04/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獨留兒童在家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佈道家和歌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