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 牛

黃昏,電視新聞說大嶼山有八頭牛被車輛撞倒,五頭死亡,三頭因傷勢嚴重要人道毀滅。
對同一件事情,不同人有不同反應。母親第一句便問:「那些剛死去的牛,會否拿來吃?」
我告訴母親,屍體大概會先送去檢驗,然後銷毀。
「豈不是很浪費?現在新鮮牛肉賣一百多元一斤啊!」母親大感意外。
新聞又說,全港有一千二百多頭流浪牛。母親問:「為甚麼不把郊區當作天然牧場,政府久不久捕捉一些牛,廉價賣給市民食用?」
「有人會認為不人道,因為那些牛是放生的。」我嘗試解釋。
「那可奇怪了,」母親道:「如果我飼養一些雞,長大了拿去賣給人吃,算人道。如果我把其中一隻放生,你捕獲並吃掉牠,就叫不人道。這是甚麼道理?」
我不知怎樣回答。
「若果我是村民,」母親又說:「看見流浪牛被汽車輾斃,我必第一時間把牠運回村,然後跟鄰居分來吃。將新鮮食物銷毀,太不環保了。」
「在香港屠宰牛隻,需要領牌,否則算犯法。」我提醒母親。
「那怎麼辦呢?」母親是個認真的人,她的表情,好像真的有一頭牛躺在面前,她不知如何處理。
「宰牛要領牌,」我笑道:「但如果你直接用嘴巴咬幾口鮮牛肉,應該是合法的。」
母親瞪了我一眼。

13/06/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動聽的歌聲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難為了秘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