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為了秘書

我有一個病人,在大公司當秘書,她說做得很辛苦。
「現在有了電腦,許多文書工作老闆自己做,秘書不是輕鬆了嗎?」我問。
她告訴我,正因為工作量減少,公司為了節省資源,一個秘書服侍兩個老闆;黑色電話響起,她便說:「陳先生辦公室。」紅色電話響起,則說:「李先生辦公室。」偶然說錯了,又被老闆發現,即捱罵。
「老闆失約,或開會遲到,明明是老闆不對,老闆卻向客人說:『那個秘書又搞錯了,一定要訓示一下。』客人看見我,好像在想:『你的老闆真仁慈呀!你一塌糊塗,他還不開除你。』」她大吐苦水。
「下次加薪,」我建議:「你記得徵收『吃死貓費』。」
她笑了。
「你今天沒有化妝。」我忽然留意到。
「這又是另一難題!」她激動地道:「平日我認真化妝,老闆的太太看見,便射出敵視的目光。為了讓老闆的太太安心,我不化妝,老闆便問我為何那麼殘。」
「老闆的太太是否很難應付?」我問。
她講述第一周上班的情況。早上,來了一個電話,她接給老闆,並說:「我估計對方是找你。」
「是找我就是找我,不是就不是,為甚麼要『估計』?」老闆問。
「對方沒有表明身份,」秘書答道:「只是重複大嚷:『叫個死佬聽電話。』」

14/06/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吃 牛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新移民也投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