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仔

念初中時,有次我和三叔外出用膳,光顧一家價錢相宜的西餐廳,我要了洋葱豬扒,可能是大廚放了假,那塊豬扒又硬又乾又淡,三叔點的牛肉意粉也好不了多少。
三叔是個和善的人,沒有投訴,對侍者說了一個英文字,侍者便給他一瓶橙紅色的物體。
「那是甚麼?」我問。
「Tabasco,美國辣椒仔,試試看。」三叔說。
我打開瓶蓋,正想搖瓶子,三叔急道:「下兩滴就夠了。」
「兩滴?毒藥也毒不死人吧!」我嘀咕,但還是照三叔的話做,然後咬一口豬扒,啊!頗辣,十分香,胃口頓時大增。
三叔接過辣椒仔,但見他大力搖瓶子,份量是我剛才的十倍。
「那會辣死你的。」我憂心地說。三叔笑了笑,開懷大嚼。
「你好厲害!能吃那麼辣的東西。」我甚是佩服。
「年紀大了,」三叔搖搖頭感慨地道:「舌頭的味蕾變得不靈敏,真的要這個份量才足夠。」
時光飛逝,這天帶着念中學的外甥外出吃飯,我向他介紹辣椒仔。他下了三滴在羊肉中,吃一口,呱呱大叫:「很辣啊!」
我下了很多滴,卻面不改容,外甥說:「樂民舅父,你好厲害!」
我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體會到三叔的心情。

05/09/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她是最好的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求職要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