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別重逢

中學舊生聚會中,一個胖嘟嘟的男人走來和我握手,說:「樂民,好久不見了。」
「你是誰?」我有點疑惑。
他道出姓名,原來是宗哥,準確一點,是加大碼的宗哥。算一算,三十年沒有碰面了。
我為人謹慎,試探地問:「誰曾弄傷我的右腕?」
宗哥答道:「是我。對不起。」他明白我的用意,即從口袋掏出身份證,證實身份。
我們都笑了。
當年的宗哥,身形微胖,很溫文,談吐有禮,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可是走到足球場,他就變成勇猛的犀牛,橫衝直撞。中二那年,還記得是四月四日,放學後踢足球,我負責守龍門(通常球技最差的便會被編排做龍門),宗哥是對頭;我見皮球滾過來,伸手去接,同一時間,宗哥大力踢球,球往我的手掌一壓,右腕便脫臼了。結果我住了四天醫院,裹着石膏回家。
「每逢冬天,」我對宗哥說:「總會想起你,因為右腕關節疼痛。」
「是嗎?」宗哥滿臉歉意,不知該如何補償。
「不是真的,」我哈哈大笑道:「根本不痛。去年參加網球雙打比賽,得第三,贏了個小獎盃。」
「其實你有沒有惱我?」宗哥還是不放心。
我搖搖頭說:「當年右臂裹了石膏,連續兩個月不用交功課,快樂極了。」

02/10/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十件打風時要做的事情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人生的分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