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音樂

晚飯時,哥哥忽然說:「學音樂是講求天份的,我努力練習古琴數年,仍是彈不好。我沒有音樂天份,不似樂民。」
哈!我忍不住笑了,問哥哥:「為甚麼你會認為我有音樂天份?」
「你能夠創作短曲,又曾在歐洲的街頭表演長笛,算是有天份吧。」哥哥認真地回答。
一隻蝸牛,會認為一隻蟑螂比自己更具跑步的天份。蝸牛的想法並不算錯。
音樂是為了享受,有沒有天份的人都可以學習。學得好,娛人;學不好,娛己。
我的長笛吹了三年多,朋友問大概是第幾級,我說如果加倍努力,半年後可報考第一級,以此推算,現在應該是零點七五級吧。
零點七五級,也有零點七五級的樂趣。簡單易吹的旋律,可以優美動人,例如:《Amazing Grace》和《Auld Lang Syne》。
過去,我曾嘗試學習多種樂器。二十五歲那年,已做了醫生,第一次上鋼琴課,琴行老師稱讚我有熱誠。
到了第七課,老師問:「做醫生,是不是同一時間需要獨立處理多個問題呢?」
「是的,」我答道:「病房內,一個醫生負責二、三十個病人。你為何會這樣問我?」
「我觀察到你的一雙手很獨立。」老師說。
「甚麼意思?」
「你的左手,好像從來都不理會右手在做甚麼。」老師道。

17/10/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測試長跑鞋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有甚麼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