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甚麼用

去年參加網球雙打比賽,得季軍,我捧着金色獎盃回家,母親看了,問:「打生打死,贏個塑膠盃,有甚麼用?」
母親在貧窮的農村長大,環境使她成為實用主義者。
我想了想,道:「人生是這樣的,我們努力工作,做一些有用的事情,賺取生活基本需要後,就可以在餘閒做沒有用的事情。」
母親茫然地看着我,我的解說不成功。
母親有個鄰居,是功夫迷,勤練各派拳術四十年。有一次,母親問他練武有甚麼用,他答:「強身健體。」
「但我看見你常常弄傷自己,一時是左肩,一時是右腿。」母親說。
「遇上劫匪時,可保護自己。」他提出另一好處。
「過去四十年,你遇上了多少個劫匪?」母親問。
「一個也沒有。」
母親搖搖頭走開。
不談理論,我向母親舉實例,嘗試讓她明白。小時候,每次我發燒,母親總徹夜坐在床邊陪着我。
我說:「你坐不坐在床邊,並不影響我會否退燒;你坐在床邊是沒有用的,但你還是坐了。」
「坐在床邊是有用的。」母親道:「我伴着你,你便睡得好;看見你睡得好,我就心安了。」
母親很聰明,沒有念過心理學,但懂得運用心理學,儘管她還是不明白,打生打死贏個塑膠盃有甚麼用。

18/10/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學音樂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減肥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