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足好玩麼

星期天中午,跟朋友遠足,從慈雲山出發,攀登四百九十五米的獅子山,然後去望夫石,下紅梅谷。全程四小時,頗累,但開心。

是日天晴,登上獅子山,往九龍和新界遠眺,有點失望,空氣污染嚴重,景物矇矓;我的鼻敏感也變得嚴重,不停流鼻水。再等多少年,我們才可以呼吸清新的空氣呢?

念小學時,在課本看到「望夫石」三字,這天是首次遊覽。遠看,望夫石神似一個婦人揹着孩子等丈夫回家;近看,便成了一塊大石頭;再近一點看,是告示牌提醒遊人,可能會有石塊掉下來。

下山的路向着紅梅谷,途中,遇上十多個小學生上山,由兩位老師陪同。孩子們走得很吃力,有些喘着氣,有些皺着眉。山徑狹窄,我站在一旁讓路,孩子們一個一個在我面前經過。
「遠足好玩麼?」我問第一個孩子。
「不好玩。」他回答得很大聲。
「寧願上課還是遠足?」我問第二個。
「寧願上課。」
「寧願默書還是遠足?」我問第三個。
「默書。」
「寧願罰抄課文三次還是遠足?」我問第四個。
「罰抄!」所有孩子齊聲回答。
兩位老師尷尬地笑了笑。我暗忖:「老師們可能寧願午睡,也不想帶着這群小嘩鬼遠足。」

16/01/2014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樂 土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粵語詩詞獨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