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訓練

來愛爾蘭探望神父,節目是飯前閒談、飯中閒談和飯後閒談。
「兩年前你一連接受兩宗大手術,我以為你會死掉。」我說。
「為甚麼你當時沒有說?」神父問。
「因為害怕,不敢說。」
「死亡,沒有甚麼可怕。」神父淡然地道。
「甚麼才可怕?」我問。
「誘惑。」
我沒有回話,讓神父說下去。
「一般人理解的誘惑,」神父解釋:「你是懂得的,我就不說了。原來過度的哀傷、恐懼、抑鬱、絕望,也是一種誘惑,沉溺其中,會令人遠離天主。要記住,天主是喜樂的泉源;有信德的人,不應任由自己停留在負面的感覺中。」
「依你的意思,」我想了想才說:「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應難過嗎?」
「人始終是人,」神父道:「親友離世,難過是正常的,但不應持續地難過。如果你信任天主,你該相信天主會安排我們在天國重聚。」
忽然想起一事,即問:「如果你病危,你是否希望我來到你的身邊,跟你道別?」
神父遲疑了一回兒,沒有直接回答,卻反問:「如果你來了,我沒有很快死去,一個月、兩個月的躺在床上,你怎麼辦?」
「要是那樣,」我答道:「我的私家診所多數會倒閉,我就更安心地陪着你到最後一刻。」
神父的眉頭往上一揚,飯前閒談結束。

14/02/2014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可 怕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捨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