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男孩

按南韓旅遊局三月份作出的預測,復活節應是首爾櫻花盛放的時候,但由於天氣出奇地溫暖,我們抵達首爾時,櫻花樹早已長出綠葉,彷彿在說:「明年請早。」
沒有櫻花,杜鵑卻綻放得燦爛,紅的、白的、黃的,十分好看。人生就是這樣,一扇門關上,另一扇門自會打開,毋須為關上了的門長吁短嘆。
昌德宮是朝鮮五大宮殿之一,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我喜歡在古舊的建築群中發獃。數百年前有個皇帝在這裏倚欄發獃,今天是我在這裏倚欄發獃,數百年後是誰在這裏倚欄發獃呢?
忽然被一個孩子的哭聲驚醒。男童約三歲,似乎要爸爸抱,爸爸以韓語教訓他,他不依,只是哭。
爸爸狠心地走進偏殿,男童獨自站在空地上,繼續大哭。
我從褲袋掏出一顆「珍寶珠」,是前一夜吃燒烤時店員送的糖果。我拆掉包裝紙,遞給男童,他一手接過,塞入口中,不再哭了。
我也走進偏殿,但見那個爸爸着急地跑出來,他大概聽不到兒子的哭聲,便慌了。父親的「狠心」,通常是偽裝的。
我回頭看,爸爸對兒子連問幾個問題,我估計是:「為甚麼你會在吃糖?誰給你的?」
男童沒有回答,只顧吃糖,爸爸不知所措,應該是搶去兒子口中不明來歷的糖,還是讓他繼續吃呢?
我站在男童爸爸背後,向男童揮手道別,他笑了。

02/05/2014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問 路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醫生看政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