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 路

趁復活節假期去了首爾,是我第一次到韓國。出發前,很多朋友警告,在韓國自由行並不方便,因為當地英文水平低,又不能使用漢字;我卻相信,人與人溝通,不一定需要語言。
大城市的人通常比較冷漠,但我在首爾玩了六天,遇到的韓國人,蠻不錯。
在仁寺洞的街頭亂逛,人有三急,看見一個標示,說小巷內三十米有廁所。我走進小巷,準確地算着一步是零點六米,三十米等於五十步。走呀走,五十步,六十步,七十步,怎麼沒有看見廁所呢?
心理和生理是相連的,心愈急,某處也愈急。碰見一個韓國大叔,我用盡英文、普通話和廣東話,他都不明白我想找甚麼,我於是拿出紙筆,畫了一男一女的廁所圖案,他恍然大悟,親自領我走進一幢辦公室模樣的建築物,並指指廁所。我鞠躬道謝,他是我的救星。
問路經驗多了,我發覺問年輕人比較容易,他們能操簡單英語,就算不知道我想去的地方,他們會即場以智能手機上網尋找。
韓國人對待遊客是熱心的。在北村我想找一個展望台,問途人,她未及回答,我手中的地圖竟被一個滿身污垢的流浪漢奪去。流浪漢揮揮手,示意我跟着他走。
跟還是不跟呢?
我生性樂觀,不輕易對人失去信心。我跟了。
他左拐右轉,不消十分鐘,成功帶我走到目的地,然後,他伸出指甲鑲了黑邊的右手,要跟我握手道別。
握還是不握呢?

01/05/2014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感 謝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哭泣的男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