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生

一個朋友把他劏蟹的短片上載到面書,我看了,感到殘忍,於是留言:「何必放上網?」
「有甚麼問題呢?」朋友反問:「你也是喜歡吃潮州凍蟹的。既要吃肉,又說殘忍,不是很矛盾嗎?」
正是,我很矛盾。
我是天主教徒,教會沒有要求教友只吃素,但我一直認為,吃肉是暴戾的,尤其不是為了生存,而是為了滿足食慾而奪去一隻動物的生命。
「動物是低等的,所以人類可以吃動物。」朋友說。
「如果這個說法成立,」我回應:「將來有高級外星人來訪地球時,他們要吃人類,我們不應有異議,因為相對於外星人,我們是低等的。」
念小學時,曾跟家人去釣魚,印象極深。我把魚鈎插入沙蟲的身體,沙蟲在抽搐。魚鈎拋進海裏不到三分鐘,便有魚上釣,但見牠奮力掙扎,我高興地笑着。忽然,我覺得自己很可惡,自恃聰明,設一個陷阱讓魚兒中計,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魚兒的痛苦上。此後,我再沒有釣魚。
不釣魚,卻吃魚;不殺蟹,卻吃蟹。這個矛盾如何化解呢?
我常常告訴病人,均衡飲食才健康。決定給自己定下計劃,每月的第一天只吃素,期望按月增加吃素的日子,並自我監察身體,目標是在可能的情況下,減少吃肉。
減少殺生,會否令世界變得美好,我不知道,但我肯定,心會安。

06/06/2014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遲到一分鐘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做着同樣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