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自由

上星期在本欄寫了一篇《老伯伯的底線》,談及香港政改。我一向少寫政治題材,或許是這個原因,這篇文章特別受讀者注意,也觸動了一些人的神經。好幾個讀者傳來電郵問:「是不是報館施加壓力,迫你撰文支持真普選?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文人常常被迫寫樣板文章的。」
謝謝讀者的關懷,請你們放心好了。本報由創刊至今,一直給予我接近絕對的自由,讓我隨意寫,唯一限制是字數,不可太多或太少。我是個愛自由的人,正是這樣的環境下,我才可以寫了那麼多年。
自由的地方,創作自然多樣化,那才最精采。不過從事創作的人,即使遇上掣肘,還是會想盡辦法,表達自己的意念。
曾聽過一個故事。在十九世紀,美國有位畫家在軍校工作了一段時間。其間,講師要畫家設計一座橋。畫家於是畫了一座很古雅的石橋,兩岸青綠,兩小無猜坐在橋上釣魚。
講師看了,冷冷地說:「這是工程設計課,橋上不許有小孩。」
畫家不發一言,將小孩移開,讓他們在河邊垂釣。
講師怒道:「不要畫小孩,我要他們立刻消失!」
畫家擁有非一般人能及的堅毅,他再度更改圖畫;兩個小孩確是消失了,他們被埋在河邊的兩塊墓碑下。

29/08/2014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感情問題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愛可恆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