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年後的道歉

這天最後的病人,是新來的,我看看他的姓名和年齡,大家異口同聲說:「是你?」
盛仔是我在荃灣的鄰居,那時我們念小學,下課後總一起玩耍。有一次我們打彈珠,規則是各人放一顆彈珠在水渠鐵蓋上,若把對方的彈珠撞出界外,而自己的仍停留在渠蓋上便算贏,可擁有對方的彈珠。
我們打彈珠的準確度差不多,但我聰明一點,常常把彈珠放在一個令他以為容易打中的位置,他好勝進攻,卻打不中,他的彈珠便出界了。一個下午,他的十顆彈珠全輸給我。
我得勝不饒人,不斷取笑他,他火了,用力把我一推,我倒在地上,膝蓋冒血,他逃跑掉。
我沒有哭。盛仔的媽媽剛巧經過,領我回家清洗傷口。她問怎樣受傷,我含糊地說是意外。我知道盛仔的媽媽教子極嚴,不時出動藤條。
雖然沒有告發盛仔,但我很惱,不再跟他玩。過了一個月,盛仔一家搬到別處,我們便失去聯絡。
「我一直耿耿於懷,」盛佬說:「真對不起啊!當年你受傷,我跑掉,我不是怕受罰,而是怕血,見到血我會昏倒的。」
盛佬長了一個皮膚瘤,他躺在床上,在局部麻醉下進行切除。我邊做邊保證:「我很專業的,昔日的恩怨不會影響醫療質素。請放心。」
完成了,我問:「能否讓我證明一下你是否誠實?」
「怎樣證明?」他反問。
我於是把血淋淋的樣本遞給他看……
只怪我的疑心太重,他真的沒有說謊。

16/10/2014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撕裂非大事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母親的物理概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