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物理概念

念中學時,物理是我最愛的科目,曾想過當物理老師。
星期天,從離島乘船回中環,母親忽然說:「如果沉船,我掉進海裏,一定沒命。」
「不會的,」我安慰她道:「你那麼胖,很浮的,說不定我可以把你當作救生圈,你還救我一命。」
「我很重,一定沉,浮不起。」母親十分肯定。
我於是向她講解密度的概念,密度是質量除以體積,如果物件的密度比海水低,便會浮,而胖子的密度比瘦人低,浮力更大。
母親聽罷,拒絕相信。
「鯨魚比你重得多,」我舉例說明:「但牠也能浮,因此重量不是最終的決定因素。」
「鯨魚能浮,是因為牠會游泳,我卻不會。」母親另有見解。
「鐵不會游泳了,」我反駁:「但鐵造的船,是浮的。」
母親想了一會兒,才道:「船能浮,是因為它是空心的,但我是實心的。」
我語塞。
周末,幾經游說,母親才答應去海灘做實驗。她站在海中,水深及胸。我着她深深吸一口氣,放鬆,平躺,我以手托着她的頭。她很輕鬆地浮着。
我舉起雙手,讓母親看見我沒有支撐着她。我說:「胖子很浮的。」
母親站起來,卻道:「我能浮,不是因為胖,而是因為你教曉我怎樣浮。」
看來我不會是個成功的物理老師。

17/10/2014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數十年後的道歉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疑似客觀報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