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線

讀陳惠明醫生的新著作《「心」切治療 生死一線》,讓我想起許多往事。
那年,我是實習醫生,才第一天上班,病房內便有人心跳停頓。主診醫生英明神武,熟練地搶救,旁邊有兩個護士配合。
我站在一旁問:「有甚麼我可以幫忙?」
「留心觀察,盡快學懂急救。」主診醫生說。
病人的脈搏恢復了,主診醫生着我跟深切治療部的醫生聯絡,幸運地有一張空床,我負責護送病人前去。
病人由深切治療部接手,按道理我的責任也完成了,但我每天還是想着這個病人,每天都去看看他。
一天,探望完病人,我獨自站在深切治療部門外,被上司碰見。
「區樂民,你因何目光呆滯?」上司問。
「一個人身上插着七條喉管,還能活嗎?」我問。
「如果沒有生存的機會,醫生不會為他插七條喉管。」上司道。
一星期過去,我又去看這個病人,他向我展示一個「V」字手勢。
「痊癒了嗎?」我高興地問。
「還沒有,」他答道:「我想以手勢告訴你,只剩下兩條喉管未拔除。」
「那就說明你已好了七分五,即七成多。」我以簡單算術來鼓勵他。
他笑了。
一所醫院裏,深切治療部重門深鎖,帶着神秘,生與死的故事每天都在進行,有哀傷,也有喜悅。陳惠明醫生的著作《「心」切治療 生死一線》,寫得用心,值得讀。

21/11/2014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喜 樂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憂鬱的女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