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 信

我念小學時,哥哥拿獎學金去美國念醫,當年的長途電話費貴得驚人,講三分鐘電話,等於買二百五十瓶可口可樂。互通消息,唯有寫信。
和現在的WhatsApp相比,寫信充滿浪漫情懷,因為帶着期待。信件寄出了三星期,為甚麼還沒有回音呢?是哥哥太忙碌?是患病?還是信件在途中遺失了?
那時家境困難,兄弟姊妹養成節儉的習慣,我寫信給哥哥,必約同兩個姊姊,各人以全世界最薄的信紙書寫,一個信封裝着三張信紙,剛好不超重。
「你寫得太少,還有半版空白。」處事嚴謹的姊姊對我說。
我於是畫上我深愛的鐵甲萬能俠一號,跟哥哥分享。姊姊看了,批評我無聊,我好生委屈。大半個月後,收到哥哥回信,他畫了一隻噴火的怪獸,我拿去問姊姊:「哥哥是否無聊?」她瞪了我一眼。
升上中學,我繼續寫信,有時候更幫助鄰居寫信給鄉下的親人。一天,何老太請我代筆,她一邊說,我一邊寫,寫了三頁紙,她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漸漸失去耐性。
寫了一個多小時,總算完成了,我正想離去,何老太道:「辛苦了你。」
「不辛苦。」我回一句,雖然心中狂呼:「很辛苦呀!」
「麻煩你在信末多寫幾個字,可以嗎?」何老太笑咪咪問。
「沒問題。」我爽快地答應:「寫甚麼?」
「你加兩句:『字體潦草,請原諒。』」何太太說。

12/06/2015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溫和的人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焦 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