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與重

「護士姐姐,你可以開始下藥了。」八歲的天榮咬咬下唇說。
天榮患急性血癌,若不化療,是死路一條。化療,有望痊癒,但也有頗大的風險。
「你十分勇敢。」護士稱讚。
「其實化療很辛苦,」天榮說:「作悶、嘔吐、腹痛……總之就很辛苦。」
「你為何能忍受?」護士問。
「如果我不肯讓你下藥,」天榮說:「媽媽便會哭。我不想她哭。」
站在一旁的媽媽,聽了這番話,眼睛發紅。
「媽媽,」天榮問:「我同意接受治療,為甚麼你又哭起來?」
「你真是個好孩子。」媽媽淚如泉湧,緊緊地抱着天榮。
醫生可以告訴你,某個疾病的死亡率是多少,但那只是個統計數字;當惡運真的來臨,對家人來說,死亡率便是百分之一百。
天榮受到嚴重的細菌感染,多個器官衰竭。醫生對天榮的媽媽道:「要有心理準備。」
「天榮,你想玩甚麼遊戲?媽媽陪你玩玩。」媽媽拉拉天榮的小手。
「我好累,明天再玩吧。」天榮閉着眼睛回答。
媽媽心頭一酸,這句話,平日是她說的。
明天,成了未可預見的將來。那夜,天榮走了。
靈堂上,我握着天榮媽媽的手,請她節哀。她撫摸棺木,幽幽地道:「小小的棺木,很輕,卻又很重。」

20/11/2015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曾 經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搗蛋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