搗蛋記

區議會選舉那天,三叔約我吃早點。我坐在茶餐廳讀報,瞄瞄四周,低頭看手機的人居多,仍堅持買報紙的,平均年齡是六十。
三叔急步走來,坐下便說:「剛投完票,被一個甚麼民意調查員截住,問長問短,所以遲了。」
「哪個機構的調查?」我問。
「不知道,」三叔說:「名字好像從未聽過。她說屬於非牟利學術機構,但又不是香港的大學。」
「你甚麼都告訴了人家?」我又問。
「我當然先了解清楚,」三叔胸有成竹地說:「我問既然是學術研究,調查結果會否公布,以往的報告在哪裏可找到。她口啞啞。」
我笑了。又老又聰明的人,最難對付。
三叔續道:「很明顯,收集到的資料是另有用途,我於是說謊,以擾亂他們的部署。」
人家問甚麼,三叔便給相反答案;今次投了給誰?上一屆又是投給誰?如果進行立法會選舉,會投哪個政黨?年齡大約多少?
「阿伯,」拿着平板電腦的調查員說:「我看你是搗蛋居多。你的年紀怎會是三十至四十歲?」
「哎呀,給你看穿了。」三叔當時吐吐舌頭。
「請你老實點,至少有一、兩題是真實答案。」
「好吧,」三叔說:「性別那一項,我填真的。」
調查員正想替三叔按下「男」,卻被眼明手快的三叔搶先按了「女」。

26/11/2015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輕與重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前線醫生和行政醫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