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二十分之一個行政醫生

成為註冊醫生的第二年,我在內科部門受訓。我工作的病房,每三天便要接收急症室送來的病人,及時把留院病人送走以騰出空床,是艱巨的任務。
在醫學院,教授常常叫學生除了醫治病人的身體,也要照顧心理需要,還應關懷病人的家屬,目標是提供全人治療。現實問題是,三天時間怎可能做到?
「上帝創造世界只花六天,」同事安慰我說:「三天不算短了。」
我不滿意現狀,於是四出打探,看看有沒有一個部門,可以讓醫生完完整整地把每個病人治好才叫病人出院的。結果教人氣餒。
離開內科部,我在另一專科工作,數年後,做了高級醫生,算是一間診所的主管,每天大概有百分之五的時間處理診所的行政,九成半時間看病人。
一個比我年輕的醫生問:「算一算,平均一個病人只有三分四十五秒看我,包括進出診症室的時間,我怎可能提供適當的治療?」
我跟他分享節省時間的技巧,還有按病情輕重來分配時間的方法。他聽了,有點無奈。
其實我也有點無奈,但我沒有怪責全職行政醫生,相反我頗佩服他們。全職行政醫生的工作,是把有限的資源合理地分配給不同專科,但每個專科的前線醫生,都覺得資源不足並悉力爭取,這就是行政醫生常常被前線醫生批評的導火線之一。
行政醫生和前線醫生,皆為病人着想。人人都很忙碌,但希望不要因為忙碌而忽略溝通;溝通,才可互相體諒。

11/12/2015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最大的懲罰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付出和收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