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 步

聖誕假期,去了美國探親,順道滑雪。
「你會滑雪嗎?」出發前很多朋友關切地問。
我不會,所以早在十月,開始跟老師學習,在香港的室內場。
室內場沒有真雪,設計像一部巨型跑步機,人從上向下滑,機器的輸送帶則從下而上滾動。
第一課,老師問:「你希望學到哪個水平?」
我回答:「不會跌斷手腳的水平。」
我一共上了五堂,每堂一小時。老師讚我進展良好,我蠻有信心地問:「到了美國,可否獨自滑?」
「不行,」老師道:「每天都要找教練,單對單最好。真雪跟輸送帶的感覺始終有別。」老師十分謹慎。
人性總有點反叛,到了美國的他豪湖(Lake Tahoe),我勇字當頭,沒有教練,在小斜坡上往下衝。
哎呀!
摔倒地上,費勁地爬起來,腦中浮現一句勉語:「在那裏跌低,在那裏起身。」仔細想,這句話其實沒有甚麼特別,人在這裏跌倒,當然是在同一地方站起來,除非被救護車送到醫院。
滑雪場的風景很好看,喘息的時候,欣賞白白的雪地,綠綠的高樹,還有一彎彩虹。
晚上打電話和三叔聊天,他問:「滑雪有沒有進步?」
「有啊!」我肯定地答道:「我嘗試了七種不同墮地方法,已充份掌握安全跌倒的技巧。」

31/12/2015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聖誕故事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他朝重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