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朝重逢

出發往美國探親前一星期,收到愛爾蘭的消息,神父的身體變壞。打電話給他,他說:「沒有胃口,常常作悶,但吐不出。」
心裏閃過一個意念,取消美國之行,改往愛爾蘭;但又不想家人失望。
次天,舊同學致電神父,神父告訴他,情況有好轉,能吃早餐。
能吃,就好了。我似乎是安慰自己,可放心去美國。
人在美國,心卻在愛爾蘭,我和愛爾蘭修會的神父通電郵和電話,其中一位神父說:「東尼九十二歲,隨時會走。」
我立刻打電話給病重的神父,他的聲音頗虛弱,我向他道謝,感激他多年來的教導。
「其實我只教了你一年英文。」神父提醒我。
「但你教了我很多年如何做人。」我誠懇地說。
我頓了一頓,又道:「可惜我不能立刻飛去看你。」
「不用來,」神父即說:「天主一直陪着我,我不孤單。」
「我會為你祈禱。」
「這正是我最需要的,記得念《天主經》。」這是他對我說最後的一句話。
聖誕日,我決定一回香港便購買機票,在一月一日飛去看神父。可是我的決定,並不能影響天主的決定,祂在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把神父接走了。
若以祈禱次數來衡量一個教徒的信德,我肯定嚴重不及格,我沒有每天祈禱的習慣,但由今天起,每夜我會念一遍《天主經》,直至跟神父重逢一刻。

01/01/2016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進 步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遺 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