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 岸

晚上,和三叔到海邊走走。海面浮着厚厚的白霧,遠處的小島,失了蹤影。
「你怎麼了?」三叔問。
「如許多市民一樣,」我直道:「為了旺角的騷亂心煩。香港變成這樣,很難受。」
「一切都是因果,」三叔說:「既看果,也要看因,才有望解決問題。」
「你看了因果,想出解決方法嗎?」
「我不夠聰明,想不出。」三叔搖搖頭。
「但你好像很安樂,沒有被紛亂的時局困擾。很不容易啊!」
「非難非易。」
「為甚麼?」我追問。
「因為這和難易無關。」三叔答道。
我努力遠眺,嘗試尋找海中的小島,又問:「人要做甚麼,才能邁向快樂的彼岸?」
「人不能邁向彼岸,」三叔說:「因為這根本不是時空旅程。人只須停止遊蕩,便可立刻安坐家中了。」
似有所悟,但又很模糊。我說:「我還是不明白……」
三叔揮手打斷我的話,並道:「你到了我的年紀,自會明白。」
「萬一到時候我還未明白呢?」我問。
「那麼你就帶一個姪兒來海邊,跟他說同一番話。」三叔合十。

18/02/2016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一句說話的差異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毅 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