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補習老師

小學三年級,我的學業成績屬一般。學校派發小考成績表,父親看了,鄭重地道:「樂民,如果你多溫習,你的成績可以好些。」
「三叔說的,和你相似,但又有點不同。」我回答。
「他怎樣說?」
「三叔說:『樂民,如果你多玩耍,你的童年可以快樂些。』」
坐在一旁的三叔,瞪了我一眼,然後假裝繼續看電視。
「三弟,你過來。」父親下令。
「大哥,」三叔替我出頭道:「樂民的成績尚算不錯,數學九十五分,中文不俗,只是英文須加把勁。」
「社會、自然、健教、聖經都是中下水平呀!」父說。
「小學三年級,」三叔另有見解:「只要打好中、英、數基礎,其他科目都可視作興趣知識,懂得多或少,問題不大,有用的將來自會懂,例如你要他牢記哪些植物是喬木,哪些是灌木,有甚麼意義?他才九歲。」
「就是你把樂民寵壞!學校教的,總有意義。下星期是聖經測驗,你今晚就為他補習。」父親似要三叔將功補過。
三叔不敢爭辯,和我坐在飯桌溫習,父親進睡房休息。但見三叔翻了幾頁聖經課本,問:「其實你信不信耶穌?」
我搖搖頭。三叔續說:「你不信,我又不信,怎樣溫習?」
我笑了。
「下棋是鍛鍊腦袋,」三叔低聲道:「下一局波子棋如何?」
我暗暗叫好。三叔一邊下棋,一邊用父親聽到的聲調說:「起初,一切空虛混沌,很黑很暗……神說了甚麼呢?」

17/06/2016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安慰獎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看 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