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易的決定

從蘋果日報創刊,我一直寫這個專欄,已經超過二十年。開始時沒有想到,一個業餘嗜好可以維持那麼長久。
五月初,一個念頭浮現:是時候停止了。
七月一日凌晨,我打了一封電郵給編輯,希望把專欄寫至本月底,即七月二十九日;自以為是個果斷的人,但按「傳送」鍵時,竟猶豫了三分鐘,連問自己兩遍,才真的按下。
蘋果日報待我十分好,給予我無限的自由,隨我喜好去寫。我不擅長分析時事,但常會發現生活中的趣味,所以我寫的,通常是我的朋友、病人和家人,當中三叔、三嬸和神父,成了許多讀者心中的朋友。這並非主觀猜測,而是有證據支持的,每逢聖誕,讀者寄給三叔和神父的聖誕卡和禮物,比寄給我的還要多;有一年,三叔驕傲地說:「樂民,你那麼可憐,分一盒巧克力給你吧!」
讀者可能會問:「為甚麼不寫專欄?」
原因只有一個,我想專心地寫一本書,但現在的工作太忙碌,不容許我又寫專欄又寫書,必須放下一些,才可開展另一些。
甚麼時候能把書完成?真的不知道,或許是一年後,或許是寫不完;縱有毅力,也隨遇而安吧。
衷心感謝讀者多年來的支持和鼓勵,這絕非客套話。此文見報後,就剩下三篇的專欄空間,我份外珍惜。

21/07/2016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在醫學院外學到的東西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新橋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