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官後

B爺其實不老,只是準中年;但在醫院內,我們習慣尊稱高級醫生或顧問醫生為「爺」。
B呢?如果有看過芝麻街學英文,便知字母B是大胖子,在肥肚腩束上一條緊身腰帶。

艱苦的實習歲月中,B爺是我最懷念的高級醫生。
他的醫術高明,對下屬又有耐性,即使我提出極愚蠢的問題(現在回想起來),他都不厭其詳地闡釋,每朝跟他巡房,除學識上大有裨益外,本身就是一種享受。

病房裡,他嚴肅穩重,但公餘閒談,經常展靈笑容,還笑得很開懷傻氣。

當年我雖是一名小小的實習醫生,卻已很大膽,有天忽然問他:「在政府做了十多年還未辭職,有甚麼留戀?」

他愕然,但問題太直接,無法迴避。
他說:「我沒有打算移民,不急於賺錢,現在的工作亦很有滿足感。」

一別數載,再碰頭時他已更上一層樓,榮升顧問醫生。「恭喜!」我道賀。

他淺淺一笑,昔日的傻氣卻又不見了。
他歎道:「現在的工作很煩,經常要處理投訴,管理層的人事關係又複雜,行政工作佔了大部份時間,看病人的機會減少……」

名和利有了,樂趣呢?我感到心痛。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com

← 雨過天晴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眼淚不輕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