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不輕彈

陳先生腹部的皮膚長了一個纖維瘤,我著他躺在手術床,以局部麻醉方式切除。

「把襯衣拉高一點就可以了。」我說。

陳先生雖已六十五歲,但身體仍硬朗,他索性把上衣脫掉,右前臂、左胸和左肩露出三條疤痕。

「怎樣弄傷的?」護士好奇地問。

「因工受傷的。」陳先生如數家珍道:「右臂是木屋區大火救人時傷;左肩是十號風球山泥傾瀉;左胸是戲院火警。」陳先生以前當消防員。

「一定很疼了。」護士說。

「當時只顧救人,」陳先生笑道:「並不覺得怎樣痛。」

我趁著他們對答,完成麻醉注射;我請陳先生暫停說話,開始動手術。落了一刀,我慣性地看看病人表情,竟發覺陳先生老淚兩行。

「很疼嗎?」我問。我一向對自己的局部麻醉技巧頗有信心,想不出哪裡出錯。

「不關你的事,」陳先生揉揉眼睛道:「是我懷念亡妻。去年她患癌病,同樣趟在手術檯讓醫生進行切除,十天後因併發症去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鐵漢流的,若不是血,就是最情深的淚。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com

← 升官後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清 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