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醒

為病人診症,有時得益的是自己。

伍先生在一間國際知名的投資公司工作,每天朝八晚九,隨著全球經濟一體化,連星期日也回公司做資料分析,緊貼各國的金融市場。

有一天和客人吃晚飯,他喝了一點酒,駕車歸家途中遇上意外,幸好車毀人未亡,只是左小腿兩條骨斷了。

「這麼一撞,我整個人清醒了。」伍先生告訴我。

他想起意外發生前,原來已有六年沒有和太太旅行,四年沒有一起看電影,三年沒有請父母上茶樓。

伍太太捧著飯菜來到他的床邊說:「那麼甚麼時候帶我去威尼斯?」

「現在我跛了,怎能去?」

伍先生說的跛,只是暫時性。

「只要你肯給我時間,」伍太太笑道:「就算你半身不遂,我也樂意跟你同去。」

伍先生執著太太的手,對我說:「我終於清醒了。如果我在那次車禍中去世,公司一、兩個星期就會找到合適的人替代我,但太太將永遠失去我。」

每個人的日子都有限,可有想過,是否用得恰當?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com

← 眼淚不輕彈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行醫之最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