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咽癌

謝建泉醫生

(一) 結緣

「假如我沒有患上鼻咽癌,又沒有復發,我又怎會從澳洲回到香港就醫,又怎會認識到你呢?」這一番使我又喜又悲的說話,也許叫做緣份。在這生與死的旅途上相遇相知,足以令人畢生難忘。

她在1989年患上癌症,兩年後復發,醫生估計她活得不久,但她積極勇於面對,雖然癌病引起很多不便,特別是說話和進食。她十分喜愛唱歌,並錄了一盒自己唱的勵志中文歌曲送給我。以她當時的健康狀況,相信她付出了不少毅力才完成。她努力所唱出的歌聲使我非常感動,因那份鬥志與堅定比起很多所謂「健康」的人還要強呀!

另外她還寫了很多勵志的文章,多以自己的經驗道出病患者奮鬥的經歷。其純樸的文筆及真摯的情感最打動讀者的心弦。她現在仍要承受疾病的折磨,但她對生命的熱愛是有增無減。她說,每一天也是恩賜,所以要充份運用才不負此生。她勇於面對疾病,積極的人生觀,奇蹟地令她依然快樂生活到現在。

(二) 活得豐盛
有一位鼻咽癌患者很不幸,癌細胞入侵骨骼,最後雙腳殘廢了。他和太太寫了很多文章,在他逝世後,被編成的文集,是我收藏作品中最有血有淚的文集。

他為人樂觀而且非常健談,言談間流露蚋袨I的哲學及宗教知識。雖然身處病房,但他努力寫作和做錄音帶。他常常帶虓L笑和充滿自信的眼神,使我深深感受到越接近死亡的人,越充滿幹勁和生命力。

以下是取自他一篇文章的結尾--「不單要活下去,更要活得好,活得豐盛。不浪費時間,為自己定下目標然後朝茈媦虼哄A即使結果不會是預期般理想,至少我們也能從過程中得到滿足。勞勞碌碌、渾渾噩噩地生活的人也需要一個限期,叫他們及早醒覺定下目標生活吧。」

(三) 真正的關懹
這對老夫婦已七十多歲,平時她負責照顧半身不遂的丈夫,現因晚期肺癌入院,看情形是沒法出院了。但她怎可放心而去呢?幸得醫院社工主動安排了護理安老院給老伯。老太太很想和丈夫多見幾面,那時她的病情已到了危殆階段,於是醫院義工特別安排私家車送老伯到醫院去陪伴老妻,老伯躺在安樂椅上在她的H邊相伴,而老伯的起居飲食都由義工及落班護士照顧。老伯和老太手牽手不時耳邊輕語,而太太則不時點頭,他們的眼神充滿溫馨愛意,最後老太太很安詳地在丈夫陪伴下離去,那動人的情境卻永留在我的心間。

(四) 心靈治療
有一位二十多歲未婚的男病人,癌細胞已經由骨擴展到肺部,有時要靠氧氣協助呼吸,其實他的病情已經非常嚴重,從X光片看出他肺內的腫瘤由已原來的球狀體,擴散到把兩邊肺都掩蓋了。這位病友沒有宗教信仰,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牽掛,只希望常常有人注意他。後來那位病友不需要靠氧氣了,而且可以外宿 (放假回家幾天)。過了一段日子,他還可以出院,但常回院探望幾位院友。在覆診時他告訴大家,他在家生活得很好,只是有點不適。後來為他再照X光,希望為他再做假腳。這一次檢查卻令醫護人員大吃一驚,因為他肺部的腫瘤細小了,大家都急荌搘L有沒有作其他治療,他說:「沒有什麼呀。」

到今天己經差不多七年了,而這位病友依然開開心心地生活荂A其實醫生的力量很渺少,在生死路上,最關鍵的還是病人自己。他們有時比我們更加務實,他們不奢望我們令他起死回生,他們要求的只是繼續支持和照顧,他們需要我們的尊重--讓他們知道自己的病情,盡量減輕因癌病引致的痛楚和不適,需要時間讓他們和家人、朋友相處,而最後能舒舒服服生活下去,直至最後的一刻。

結語
最後引用幾位病人的話作結。「我雖然單獨在香港,但在這塈琩瓣ㄦP覺孤寂,因為還有你們在關心我。」

「我每次回來覆診就如等候法庭宣判一樣,非常擔心、難受。醫生的一言一行大大影響我們的情緒,你們那目無表情的樣子真的使人不寒而慄。」

「其實我並不要求醫生作出任何不實際的承諾,我明白癌病轉移到肺和骨己經是很差,我要的是真正的關懷,只要是輕拍肩膊鼓勵一下,使我們知道我們並不是孤軍作戰,就足夠了。」

「假如你患感冒,只要有適量休息或少量藥物,不足幾天就會痊癒。但癌病是不一樣的,有很多癌病或醫學因素影響,甚至改變了結果。癌症病人真正需要的是關懷,家人的關懷使他們不再放棄自己,使他們有希望,社會的關懷令他們肯定生存的價值。」

今天我有緣和他們在這生死路上相遇,我會好好珍惜和善用,更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國再次相會。

歌曲不能連結,勞煩請電郵通知我呀,謝!>V<"

← 精神分裂症 ╭☆ 歡迎光臨 Annie's 彩虹之家 ★╯ 醫科學生的出路 →

  醫生手記

╭☆ 歡迎光臨 Annie's 彩虹之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