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是違反自然的科學。

人有疾病,是所有自然界的生物要面對的事情。生態和進化的功能而言,這是調節人口,進而篩選,適者生存。

可是,醫學的功用,卻是令人生存下去。傳統的觀念,告訴我們一個信息,就是無論任何情況下,都要竭力生存下去。

生命一旦開始,便是倒數,我們的身體,只有一個方向,便是消耗和衰老。

既然死亡是生命中無可避免的事情,為甚麼我們要懼怕死亡、逃避死亡、否定死亡?

當我們面對自己或親友的死亡時,會有各種異常反應,我們會否認、憤怒和沮喪等,到最後才懂得坦然面對和接受現實。這個本身已是一個非常痛苦的經歷,痛苦而漫長。但更消耗的是,我們會在之前用更多的時間去逃避死亡;遍訪名醫,深入不毛,為求隱世醫術;又或忍受治療過程中的諸般非人的痛楚及副作用。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非要生存下去不可。

這是何等殘酷的折磨。我們盡力逃避死亡,然後又盡力接受死亡;你看到你的生命被怎樣扭曲嗎?

在面對死亡這回事,我們沒有所謂的尊嚴,比一隻沒有殼的蝸牛更可憐。

『方其夢也,不知其夢也。』莊子說。對於我們不能明白更不能扭轉的人生歷程,也許用這種恍惚迷離的態度,能達到一定的局部麻醉。但藥力過後,我們仍有一絲氣息一絲清醒,那麼夢魘仍在;死亡,其實一直站在那裡,等我們一個說法。

作為醫生,因司空見慣而麻木而不再恐懼,那是膚淺和幼稚的說法。不知甚麼時候起,我發覺我的日子開始倒數了,時間只有消逝,生命在衰退,我的活著,竟然是用一份敬虔去一分一秒地earn(賺)回來──那麼,死亡,並不足惜。(完)

By Dr. LinkQi

撰文:寧智 (執業西醫)

摘錄自:經濟日報

[email protected]

16/02/2006


╭☆ ~0_0~ 歡迎光臨 Dr.Link's 醫訊定格 ~0_0~★╯

La Ballade Of Lady Bird(美麗的死亡) ~> Lady Bird


世界是美麗的

 

 

 

 

 

 

 

 

 

 

 

 

 

 

就是倒數,也會是美麗的倒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