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症,以小便頻急、淋濿不盡、尿道澀痛、小腹拘急、痛引腰腹為主要臨床表現。

不難發現,這些病徵,與很多腎膀胱尿道的泌尿系統疾病根本上可以混為一談。如果說某人有淋病的病徵而斷定有性病,那倒是天大的冤枉。

在泌尿科的病房,有人因為類似的病徵被收了入院,懷疑有腎石。有老一輩的醫生總會不自覺地充當衛道之士,狠狠地盤問一番性病史。結果有時真的有所發現,病人原來患的是性病。

性病和腎結石,病徵相若,但治療方法卻南轅北轍。唯一可以分辨的,是過去的性接觸史。

可惜的是,性接觸史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都是難於啟齒的一件事,因此誤人誤己。我說誤人,因為病人可能只是對方其中一個性伴,如果對方沒有承認,那麼診治就被延誤了。

我們祖國的醫學在這方面就謙遜的多了。首先,一般斷症,並不涉及私隱之事。

還有一個根本的中西醫的差別。中醫的病因,並不包括一些特定的外來因素,如細菌。

有關淋病的最早記載始於《內經》,然後漢代的《金匱要略》有詳細定義:「小便如粟狀,小腹弦急,痛引臍中。」隋代的《諸病源候論》更把淋症分為氣淋、血淋、勞淋、膏淋、石淋、寒淋、熱淋等七種,分得巨細無遺,到現今還沿用。病因病機屬腎虛、膀胱濕熱;初病以邪實為主,久病以正虛為主,但每多虛實兼夾之症。

這就是我所說的盲點;諸般淋症,混為一談;淋症是身體的失調,而忽略了明顯的外在因素;又或是,我們單單扶正怯邪,搞好身體的調和,就可以抵抗外敵。
(中醫和性病‧四之二)

By Dr. LinkQi

撰文:寧智 (執業西醫)

摘錄自:經濟日報

[email protected]

20/04/2006

Je taime moi non plus -- Serge Gainsbourg & Jane Birkin

跩 跩~

 

 

 

 

 

 

 

番屋企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