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課

原唱歌手:容祖兒    原曲作詞:林夕    原曲作者/編曲/監製:王雙駿    歌詞修改:Annie~    

怎可想像 你要提問今天的說話
在心裡我有淚 不聽你意思
尤其是你  只喜歡咆哮聲波
這一點我知 我知

不想想像    你那瀕臨絕種的教授
令得我有這樣 頑強的信念
尤其是你 在臨別的臭罵模樣
不少也避了你惡樣

曾經得你憎我 不接受我
連驚慌都不可 忍受太多
無奈孤單的我 都要自強
 苦楚訓練 無論如何多
 都不怕多

離開都要考我 怎麼去問我
誰都知醫科 的考試最多
無奈訓練難堪苦楚
 最終得到偉大 結果
 何必這麼惡來教我

都只因為 我那來自心底的豁達
學懂笑看 世上難題的造詣
尤其面對著 惶惑驚怕亦無懼
得到了學會去放低

曾經得你憎我 不接受我
連驚慌都不可 忍受太多
無奈孤單的我 都要自強
苦楚試練 無論如何多
得到一些 領悟未怕多

這告別 要是忍得到
在未來任何事也可以
承受到 成熟到
不再問你 哪裡有我的去路

離開都要考我 怎麼痛罵我
遲早都會畢業 誰都清楚
無奈訓練難堪苦楚
 也可得到最後 結果
 何必這麼惡來教我
從此只好 靠我
~ END ~

最後一句

醫學院的臨床授課,主要是課堂講課(lecture)小組導課 (Tutorial) 和臨床指導 (bedside)

小組導課和臨床指導都是幾個學生跟一名導師上的。課堂講課(lecture)一般在大禮堂講授,全班百多人坐在一起上課,這也是我們一班同學唯一有機會聚頭的機會。有時遇到出名的講師,不同年級的學生甚至醫生也會前來聽。幾百人聚在一起,好不熱鬧。

但也是我們一班醫學生最怕的。因為我們最低級,教授老爺們最喜歡在這時候當眾挑一兩個學生提問。我們這班五年級 Final year 的,「風華正茂」,被問的機會最大。被問得啞口無言時,樓下低年級的師弟師妹看著可憐兮兮的你,愛莫能助;樓上的醫生師兄師姐,看著你在出洋相而想當年;也有人可能忘了自己也是這樣過來的,眼見掩嘴訕笑的也著實不少。

魔鬼教授罵人的兇惡程度臭名遠播,不少學生都避開他的課堂,以免在講課大堂被他提問,然後當著幾百人面被臭罵、羞辱。於是,他在小組導課 (Tutorial) 時有一個很有名的問題:「我上一堂講的最後一句是甚麼?」這樣,便可知道學生有沒有上堂。

後來,教授也許意識大家都能對這問題有所準備時,一次,他竟出其不意地問:最後說的兩句是什麼?結果,啞口無言者眾多,引來一頓又一頓痛罵。

漫長的醫學訓練,仿如苦行僧的歷程,每每回頭想來,總覺得殊不容易。(五)

By Dr. LinkGi

撰文:寧智 (執業西醫)

摘錄自:經濟日報

[email protected]

01/07/2004

((((我上一堂講的最後一句是甚麼?))))

上一頁 ~> 咆哮聲波

╭☆ 歡迎光臨 Annie's 彩虹之家 ★╯

下一頁 ~> May it be

← 咆哮聲波

May it be →

╭☆~0_0~ 歡迎光臨 Dr.Link's 醫訊定格 ~0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