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門匙

香港人太匆忙了,一進入廁所的門口,就急不及待地解褲小便,又或是撒尿撒到一半就邊滴邊走,導致地上尿路蹤橫,人人被迫一腳都是,淌著別人的尿液進出。

這世界若有人想羞辱我或是甚麼的,把你踏過廁所尿液浪花的鞋底踩踏在我臉上吧,我一定跪地求饒的。

在香港去廁所,最有特色了。在商場、酒樓、卡拉OK,別想那麼容易去便溺,是要去拿門匙的。門匙永遠是扣在一個大大的名牌,身上甚麼袋子也裝不下,只能緊握在手中。在以上場所行走,相當觸目,效果和在額頭寫著「我去廁所」差不多;私隱還事小,被人笑你帶回一股臭味也事小,被壞人看到你去廁所隨後跟蹤,作奸犯案事大。這名牌長期保持濕潤,有時還有點暖意,是雨是尿是水是汗,你心裏想的是甚麼便是甚麼。為甚麼這名牌要這麼大?大概是防人順手牽羊。連這麼濕潤的可憎之物也有人拿的話,這社會是不是病了?

為甚麼要有廁所門匙?在醫院,病人用的與職員用的要分開,這是感染控制,以防病人的排泄物把病原傳開。在公眾場所,要設立這一關卡,原因只有一個,香港人的「廁所」太爛了。一流的建築裏,有著這麼一個九流的廁所,九九八十一流的品行和習慣。見微知著,如果你說你的靈魂也是如此骯髒,我無話可說。那裏有公廁,那裏有臭味。污穢不堪,我寧願對著墳場,也不願跨過廁所門前的一灘污水,旁邊還有一大盤要洗的碗碟,或是蔬菜。

By Dr. LinkGi

撰文:寧智 (執業西醫)

摘錄自:經濟日報

[email protected]

23/09/2004

丟架

原曲作者:伍樂城        作曲、作詞:林夕+伍樂城        原唱歌手:Twins

S: 咖啡杯都企不穩 我忍
自稱不想我傷心 你要小心
臨別亦要那麼狠 語帶興奮
什麼他真比我襯 覺得不應該再等
G: 傻女 為何要苦笑 明明我可以大叫
架已丟 或者就快不能了 
T: 我的信心崩潰了

S: 終於我哭了 不必坐通宵
或者 當初你只貪我喜歡笑
你我早已失去這需要
G: 當街痛哭了 不好意思打擾
或者 應該親口請你快走了
好走了 讓我知道我們完了

G: 小心摸親你的手 你知
大家相識那麼久 我哪知醜
寧願撥去你的手 怕你一碰
十打紙巾不會夠 淚一點出不會收
S: 誰管 明晨眼腫了 會怪我的氣量窄
福氣少 大癲大肺玩完了
T: 甚至化妝都不要

G: 好彩我哭了 不必坐通宵
或者當初你只貪我喜歡笑
你我早已失去這需要
S: 當街痛哭了 不好意思打擾
或者應該親口請你快走了
好走了 讓我知道我們完了

Let it flow,  Let it flow
I can't control,  So let it flow
Let it flow,  Let it flow
I lost my soul,  So I'll let it go

T: 好彩我哭了 不必坐通宵 或者
S: 當初你只貪我喜歡笑
你我早已失去這需要
T: 當街痛哭了 不好意思打擾 或者
G: 應該親口請你快走了
S: 可走了 
T: 讓我知道我們完了 沒了

Finish? Put back the toilet keys please. 

上一頁 ~> 空手道

E-mail Annie Here (>_<)

下一頁 ~> 亞摩尼亞

← 坐 廁

╭☆ 歡迎光臨 Annie's 彩虹之家 ★╯

巴夫洛夫 →

╭☆~0_0~ 歡迎光臨 Dr.Link's 醫訊定格 ~0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