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 聲

我回到自己房間,在這個暮春的潮濕季節,我的腦袋無法想甚麼通達的東西。醫院要倒閉了,眼看病房的人們在收拾,談著將來的計劃,而我,還沒有找到甚麼地方工作。病房的孩子日漸疏落,剩下幾個沒有地方收留的;我感到自己的功用日漸微弱。

我嘗試拾回在這裡的日子的絲絲片片;在我的檯上,放著兩張相片。那時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笑著。我端詳著每一個人,然而,我的眼睛停在小德明的臉。他擁有和他媽媽一樣深邃的眼睛,但我卻看不透他的命運。相片捕捉了歡樂,歡樂就被釘在那裡了;我想起蝴蝶標本。

過了午夜十二點,又是另一個新的一天。明天,將會是一個特別的日子。早上,我會護送剩下的病童到李主任的教學醫院。然後,病房正式關閉。上頭一直沒有訂下日期,是突然決定的。高級醫生張麗梅會調回教學醫院,她叫我留下來,幫她整理一下研究資料。反正那些孩子你大部分都跟過,年輕人,就當做點義務工作吧,她說。

夜深人靜,孩子們都睡得香甜。明天,會指向哪一方向?我沿著長廊慢慢的走向浴室,準備洗浴。黃黃的廊燈,今晚還在亮著。

我扭開水龍頭,水嘩嘩地從上淋到我的頭上。今天的水特別冷,那也好,就清醒一下吧。然後,我聽到一把聲音。我把水龍頭關掉,聲音卻沒有了。然後,我再扭開,聲音又來了。我把水龍頭扭盡,這次我聽清楚了。

那是一把人聲,一把熟悉的聲音,遙遠的傳來;那是小德明的歌聲!

我把我的頭淹沒在連綿不絕的水花中,久久不動。水在嘩嘩地流過我的身體,我想我哭了。

上帝,如果當日祢用祢的眼淚化成洪水來解決人類的罪孽,然後祢用祢的鮮血來施行祢的救贖,那麼,祢可以用甚麼來遮蓋今世代的醜惡?
(舊事‧完)

By Dr. LinkGi

撰文:寧智 (執業西醫)

摘錄自:經濟日報

[email protected]

17/03/2005

明天會更好!

╭☆~0_0~ 歡迎光臨 Dr.Link's 醫訊定格 ~0_0~★╯

背景歌曲:夜半歌聲 ~>張國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