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上午,我要做十幾個膀胱鏡檢查。終於,來到最後的一位病人了。手術室的交替工作十分繁忙,同事一般在來到最後一位的時候便會開始收拾現場,準備跟著的手術。人流一下多起來,門在一開一合個不停。

主任陳醫生和高級醫生范明春也進來了,站在我的後邊在談些甚麼。我小心的打開消毒了的軍布,雙手熟練的一揮,鋪在病人的身上。護士長伍姑娘走來跟我確認一下病人的資料,然後走開了。這時,李姑娘上來了,她會負責協助我其餘的手術過程。

這時,不知道誰把電插頭拖把拉鬆了,內窺鏡駁著的電視畫面沒有了。李姑娘叫了一聲,馬達聲太大了,沒有人聽見;我那時候已經把內窺鏡放進去了。然後,連內窺鏡的燈也沒有了,手術中斷。我按著內窺鏡不放,抬起頭叫人看一下。就在我等人檢查電源的時候,大概有一兩分鐘,李姑娘忽然大叫起來:「血!血!血!

大量的血從內窺鏡的筒口湧出來,冷不防的情況下,我的一身被淋得濕透。沒有電的內窺鏡,等於是斷了雙臂的大俠,無從入手;等到高級醫生范明春火速地換上手術衣進來,電源駁好了,但一片血海的情況下,他盡力找出血的根源,但根本甚麼也看不見。

面對如此壓力,主任陳醫生的脾氣暴躁非常,逢人便罵,我當然難免被首先噴個狗血淋頭,因為他不幸地在場,而他是最高級的,理應要出手。他用了 10 分鐘的時間換衣服,我想他是故意的。
(遺憾•六之三)

By Dr. Linkqi

撰文:寧智 (執業西醫)

摘錄自:經濟日報

[email protected]

11/08/2005

Blood~~~血~~~

Red blood cells

 

Blood

 

Blood

 

Red blood cells

 

Red blood cells

 

Blood back to top

 

Blooding babies

 

Blood bath

 

Water change to blood

 

~o岩我呀,I like blood~

BackgroundMusic: Bl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