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 難

陳主任出來的時候,范醫生已經止了血。如果不是范醫生的果斷作為,及時止血,病人要由膀胱鏡檢查轉為開刀接受open surgery,對於任何一方都是災難。最後,病人失血過多,要馬上送到深切治療部輸血。陳主任惡狠狠地扔下手套,著我自己一人去向家人解釋。范醫生追了出來,說到時要和我一起去:「一起去說比較好。」

我先送病人到ICU深切治療部,ICU的同事一早已嚴陣以待,主管趙醫生特地趕回來,因為,他們已經收到風聲,這不是一般尋常個案,這是一個醫療事故,涉及人為錯誤的個案。我趁著交接的空檔再看一次病歷:75歲男性,因為有小便異常,膀胱疼痛而安排做膀胱鏡檢查。病人姓倪... ... 我的腦袋在一片空白中嘗試想些甚麼,然後,很快,我就知大禍臨頭了,陳主任刻意置身度外也是大概因為如此;因為,病人姓倪。

我們約了家屬在治療室裡交代病人的情況。可是他們來的人太多了,我們轉去會議室坐下。倪家是一個大家族,倪生生有10個兒女,再加上孫兒媳婦等等一大堆,個個面色沉重。大哥、二哥三哥和四姊,坐在最前,雙手交叉在胸前,大概是家裡話事的,我在電視也約莫看過他們的樣貌。高級醫生范明春搶著說話,想是怕我不懂應付吧;倪家三公子舉手示意叫他停下,然後冷冷地指著我:「你,就是幫我爸爸做手術的那個?」我感到整個病房裡的人在輕蔑地看著我,等我開口。

我很想交代當時的情況,我真的想不出犯錯的地方。我一時不知從何說起,只是輕輕地低頭說了句:「對不起... ...」啪!大哥大力地一掌拍在桌上,我的臉上一陣發熱,有點刺痛。這時,車場的保安匆忙地走進來:「樓下的十幾輛平治可不可以... ...」
啪!又是一掌。
(遺憾‧七之四)

 

By Dr. LinkQi

撰文:寧智 (執業西醫)

摘錄自:經濟日報

[email protected]

18/08/2005

 

Gloomy Sunday ~> 黑色星期天 ~>一首聽了會死的歌

 

災 難

2001年9月11日美國世貿中心遭恐怖份子襲擊

The damage to the Pentag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