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在途上

約了幾個大學同窗去日本賞楓。因工作關係,我遲一天出發,說好了在有馬溫泉會合。
大阪關西機場沒有車直達有馬,除非乘計程車,但車資近三千港元。上網找資料,可先乘機場巴士去三宮,然後坐另一輛巴士到有馬。
我的 2G手提電話在日本不能使用。巴士走了一個多小時,到達三宮。下車,秋風夾着冷雨打過來,一個人拖着行李,信心開始動搖。
很多年前,亦曾獨自上路,覺得尋找公共交通工具去目的地也是樂趣,但此時此刻,我最想召一輛計程車。
拿着預先寫好的漢字,問途人哪堨i乘 JR巴士,日本人很有禮貌,以最慢的速度說日語回答。日語,我只懂「多謝」和「再見」。我指着右前方,索性講中文:「是否那邊?」他點頭。我說:「多謝!再見。」
排隊等車,前面是對老夫婦;老先生中了風,坐輪椅,老太太撐着兩傘。巴士來了,老太太不顧老先生,快步走向巴士,並和前面的人說話。老先生右半身癱瘓,奮力地以左手推動左輪追上去。我正猶豫要不要幫忙,兩老同時向車上另一對夫婦揮手,原來他們是來送朋友。四人臉上盡是不捨之情,今天一別,何時再遇?
幸好我沒有乘計程車,否則便錯過這動人的一幕。

04/12/2009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不負責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知足者 →